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90后中国门博客

只有不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

 
 
 

日志

 
 

河南再现“佘祥林” 11年后走出冤狱  

2010-06-20 19:22:29|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砍了,甘花也没拦”

4月30日,赵振裳回来了。十几年前,以为自己杀死邻居赵作海后,他逃离了家乡。如今回家后的赵振裳惊奇地发现,以为自己杀掉的人竟成了“杀人犯”,而“被杀”的却是自己。

他的左手和左腿不太灵光了,他害怕突然瘫倒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趁着能动赶紧回家”。

对于当年发生的事,赵振裳用含糊的声音说,我不后悔。他说他从未后悔,即使赵作海因他的逃离而坐了这么多年牢,这是“要给他教训”。

赵振裳与赵作海本是关系甚笃的兄弟。二十年前,两人一同外出打工,结算工钱时,赵作海推说包工头没开给他们钱,活生生讹了赵振裳1800块钱。

这本是赵振裳打算用来买媳妇的钱。“我们那个地方好多人买媳妇,350块钱买一个。我这三年白干,以后也没机会买了。”随后,他更对记者表示:“如果我有个媳妇,当时我想去砍他,媳妇一拦我也就不去了。这都是没媳妇的后果。我怨他。”

事隔多年,赵振裳已经记不清那是1997年还是1998年了。返乡后,两人虽不至于反目成仇,但赵振裳“一直对他有气,怀恨在心。”一天后半夜,赵振裳正在甘花家干活,甘花家没有院墙,他听到房间里传出了赵作海的声音。“他和我们村的甘花好,我看不过去。我觉得他这么做不对,人家老公在外面打工,他自己也有老婆,哪能这么干。”

赵振裳一下子就火了,他回家拿了把切菜刀,悄悄打开房门,当时赵作海正在睡觉。赵振裳甚至还划了根火柴,看准了赵作海的具体位置,一刀往他的头上砍去。

“我砍了,甘花也没拦。”赵振裳说。接着他便回家拿了400块钱,骑着他平时卖货的车子往亳州、周口方向逃去。“那些地方都穷,混穷好混。”

赵振裳失踪四个月后,他的侄子于1998年2月15日报了案。警方立即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1997年和他打架的赵作海身上。这次怀疑,因为没有得到更多的证据印证,赵作海最后被放了出来。一年后,一具只有躯干的尸体从井里被捞了上来,警察再一次锁定了赵作海,并死咬不放。

 

“从被抓走那天就开始打”

“(赵作海)说自己挨打了,说了很多次。”商丘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宋国强说,现在可以认定,此案存在刑讯逼供。

赵作海记得,“从被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他指了指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除此之外,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得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一天,两天,五天,十天……搁不住时间长,赵作海再也受不了了。“他对我说啥样啥样,我就开始重复,我一重复,他就说是我说的了。”

赵作海的前妻赵小齐(音)也表示,她曾经被警方关在乡里的一个酒厂整整一个月,受到多种折磨。“我什么都不知道”,说不知道就一直被打。她回忆当时每天只能吃一个馒头,还经常几天不让睡觉。

2002年11月11日,经过多番发回重审,商丘市中院最终确定:赵作海因奸情杀害赵振裳。卷宗中记载,当时律师对赵作海做无罪辩护,法庭并未采信。庭审记录显示,赵作海庭上说遭到了刑讯逼供,也没有人理睬。

法院最终采信了赵作海的有罪供述,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宣判后,赵作海提出上诉,二审时撤回。河南省高院复核认为,商丘市中院一审判决,事实成立,证据充分。

从酒厂出来后,赵小齐得知了法院的裁决。她带着两个孩子改嫁到六庄村。改嫁后,她将与赵作海生的四个小孩中的三个送了人。目前,一个女儿已经成家生子。这十几年她再没有回去,也没见过赵作海。即使现在赵作海回来了,她也不想再回去。

 

“我相信法律了”

5月9日7时30分左右,根据上级通知,已经得知赵作海即将无罪释放的监区领导、值班警察,走到赵作海所在监号寝室,特意查看寝室门口的罪犯情绪晴雨表,发现赵作海的情绪牌粘贴在象征“快乐”的表格内。

早在五天前,赵作海的姐姐赶到监狱,告诉了他案件的突变情况。

管教干警在对赵作海进行了必要的心理疏导后,语气平缓地告知其即将被释放的消息。“他沉默很长时间,最后失声痛哭。”

“我是无罪释放。”赵作海好几次把释放证摆到胸口,指着证说:“你们看,你们看,最高法院,无罪释放。”看完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证叠起来,有人拿去拍照,他伸着脖子,眼睛不眨,一刻都不离开那张证。

赵作海背微驼,看人时眼神总有点紧张。他的哭总是突如其来,哭声从喉咙里咳出来。不到一天,他哭了七八次,最厉害的一次,是说起儿子到监狱看他,没有叫一声爸。

回到家的赵作海开始了一天天的忙碌生活。除了接待蜂拥而至的记者,他还受到了一次次的慰问。

 宅基地上,老王集乡的书记带来了1000块钱。他说这是柘城县委书记交代的,给赵作海的生活费。他还表示,县里派施工队给赵作海抓紧时间盖房,“今天就开始建”,他表示会给赵作海盖好四间房子,砌好院墙,被褥都会准备好。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位副院长也来到了赵作海的家中。她递上一个装有5000元的信封,并深深向赵作海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她说自己代表商丘中级人民法院向赵作海道歉。赵作海立刻站起来,也向这位副院长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赵作海说,那么大的官向他鞠躬,他不是不懂事的人,也一定要回一个。

对记者,赵作海并不避讳提起自己曾经挨打,说到激动处,他还站起来缩着身子和手,演示着怎么被铐在凳子上、怎么被打。但他不愿意提追责。他总说,“我不懂,那是公家的事情,公家说怎样就怎样。”

记者问他:“你恨赵振裳吗?”

赵作海说:“啥叫恨,啥叫不恨。我也不能知法犯法了,骂他打他都不行。我是老百姓,以前不知道啥是法律。现在经过这次,我相信法律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