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90后中国门博客

只有不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

 
 
 

日志

 
 

非诚勿扰:剩女阴谋论  

2010-06-16 22:02:18|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剩女也疯狂:想说就说,想灭就灭

新民周刊2010021期封面:剩女阴谋论

剩女也疯狂:想说就说,想灭就灭

剩女阴谋论

“男生就像大食堂的菜,虽然难吃,但是……去晚了居然还就没了!”

嬉笑中的辛酸,是所有“剩女段子”的特色。谁都知道中国男多女少,可剩女还就成了时代热词! 公园的“相亲角”里,处处是女方父母的焦灼面孔,甚至出现了“90后”女孩的父母。她们,刚刚还在过“六一”节呀,转眼就成“剩菜”啦?

试问:是谁到处张贴“剩女”的标签?是谁把少女甚至幼女鼓噪得心急火燎?又是谁看准了这个群体的巨大商机,开始合谋“消费”剩女?

洞穿阴谋,方得解脱。



非诚勿扰,剩女为王

剩男剩女们,去参加相亲节目吧,为的不是赶紧把自己嫁出去,而是继续把自己“剩”下来,让观众来消费剩女。待字闺中又如何?

记者/何映宇

《非诚勿扰》一次次演绎女性的胜利!

每一期看她们花枝招展地出场,然后用机关枪般的毒舌扫射男嘉宾,灭你没商量,看着男嘉宾一个个血染疆场,此时的你,是该为女性喝彩,还是为男性哭泣?

圣女无敌!从妻妾成群男尊女卑趾高气扬到现在初夜无罪豪宅有理,男性在传统婚姻中的地位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女性,可以像挑选货品一样对男嘉宾品头论足。男性,则是女性犀利打击的消费品和牺牲品,《非诚勿扰》让女性很爽,男性很慌,女权时代,圣女当道。

圣女,也是剩女。心高气傲,俯视芸芸众生,再海选,也是一路灭灯,自然高不成低不就。《非诚勿扰》女嘉宾中的大多数绝不是些没人要的货色:马伊咪是校花,闫凤娇曾获瑞丽第七届封面女孩大赛季军,韦敏在参加《非诚勿扰》之前就已是网络红人,2009蜂鸟网模特大赛冠军,那笛在模特界的名气更是不小了,从第一期到第二十期,16次成为心动女生的潘奕也做过网拍模特,刚刚上场的陈怡凡曾获得2003年鲜橙多“魅力之星”冠军,还有最具话题性的马诺,平模……见鬼,这么多征婚的原来都是模特,找来的男嘉宾却常有贼眉鼠眼搞笑逗乐之徒,两相对比,更显出女嘉宾的靓丽动人“温柔贤淑”。也许吧,太优秀了,才肆无忌惮出口伤人,才恨其不幸怒其不争。最后剩而又剩,即使如马伊咪与长发男般配对成功,也让人怀疑是不是主办方的特意安排预编剧本?

网友“哥只是个传说”一语道破天机:“她们要的是上帝。”

第一代剩女:愁嫁女青年的春天

电视相亲节目并非《非诚勿扰》的首创。

第一代勇敢走上荧屏的剩女是真正的剩女。单身男女上节目,看得出,心情迫切地要结束单身生活。在新派交友“连续剧”火遍中国之前,旧派琼瑶式的“言情剧”当然也曾创下收视奇迹。

十多年前,《玫瑰之约》《非常男女》《相约星期六》……一大批电视相亲节目红极一时。一天之内,老大难问题的男男女女既上了电视露了脸,又可以与心仪的异性牵手成功,岂不一举两得?许多愁嫁女青年寄希望于电视征婚,浪漫爱情的春天因电视而精彩,报名踊跃,收视率自然也是节节攀升。

可是真人如果不秀,此类节目的热度就会迅速消散。2003年9月,先是开播5年的湖南卫视《玫瑰之约》宣布因样式老化、收视率下降等原因而停播整改,竟然成为湖南卫视建台以来第一个“下岗”的节目。无独有偶,台湾地区由胡瓜和高怡平这对黄金搭档主持的《非常男女》也在同年停播,原因和《玫瑰之约》差不多。虽经多次调整,收视情况仍毫无起色,遂被制片方毅然取缔。短短几年时间,停的停关的关,只有一个《相约星期六》开播那么多年还在不温不火地坚持着。

是剩女都找到了归宿,还是剩男们都已移情别恋?

问题可能还是出在观众上。《玫瑰之约》第一次停播整改,主要原因就是温吞水似的相亲节目的主体观众群是消费能力低下的中老年人,因而引起广告商的不满。男女相约,问一下无关痛痒的问题,说一些初次见面的客套话,做一些可有可无的游戏,男女嘉宾,除了OL,就是眼镜男,新鲜感一过,自然是弃之可惜,食之无味,形同鸡肋而已。

当年,《玫瑰之约》是从“星本位”的电视节目让位给“民本位”的电视节目,在一个充斥着领导、名人和明星的中国电视体系中,突然闯入了这么多普通老百姓,犹如吹来一股清新的风,和《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纪录片编辑室》等关注民生的纪实类节目一起,共同撑起一个“公民意识大发展”的时代。

但如今,这一类的“平民意识”大家早已司空见惯,在唯收视率大旗挥舞之下,“民本位”又悄悄开始向“星本位”转移。《非诚勿扰》在节目设置上有一个非常大的特色(或者说漏洞),这就是铁打的女生流水的男,男女平等的天平一下子失衡,女强男弱的局面是《非诚勿扰》栏目设计所决定的。一个个刀子嘴不见得豆腐心的女嘉宾令多少男嘉宾伤痕累累灯灭离场?于是,愁嫁女摇身一变,成为恨嫁女,剩下来吧,别慌,剩下才是王道,就像马伊咪的红,当然是因为她在第一批女嘉宾中“剩”到了最后。很自然的,很多美女“主动剩下”,让人怀疑她们上节目的初衷究竟是上镜走红还是交友婚嫁。

新一代剩女:想说就说,想灭就灭

“我不喜欢麻杆腿。”

“我觉得你长得很像犀利哥。”

“脑抽。”

昏倒,就是超级帅哥赵云、罗成到了这舞台,估计也要给批得体无完肤,因为他们有白马,但是没“宝马”,还喜欢打架,没有安全感。

但这,恰是《非诚勿扰》爆红的撒手锏。正儿八经温文尔雅的没人记住,毒舌出位嚣张跋扈赤条条上阵无牵挂的,却红得发紫。在这个秀场上,价值观居然如此被颠覆,甚至有“令人发指”的感觉。

“超级女生”比赛的口号是“想唱就唱”,“非诚勿扰”的潜台词应该是“想说就说”,女嘉宾们口无遮拦,拿光头开涮抑或笑话乐嘉“羡慕嫉妒恨”。男嘉宾也可以勇敢地站出来当面质问马诺的虚伪和拜金,直至马诺尴尬离场。主持人孟非接受采访时说:“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非诚勿扰》首先是娱乐节目,娱乐的意义要远远大于“观点”和“权利”。在制作人看来,好看才是硬道理吧。沪上知名娱记项斯微是春节后回到上海的第一天开始看《非诚勿扰》的,此人阅片无数,能进入法眼的电视节目可不多。结果,她喜欢上了这档节目,她对本刊记者说:“老实说,女嘉宾刻薄得都还挺自然的,比《我们约会吧》抓得住要点。我尤其喜欢听有时候节目现场传出的她们彼此间窃窃私语的那些话。”

“刻薄得挺自然”,真是一个准确而客观的评价。江苏卫视“婚托说”早就传得昏天黑地,但是从每一期呈现给观众的内容来看,比那些胡编乱造的电视剧实在是要真实自然得多了。除那笛站出来选择救援队队员、夸张搞笑的翔总、李海宁桥牌、对马诺一往情深的菊花男,以及刘丞的重新回归等几期值得推敲之外,大多时候,整个节目都显得非常流畅,真伪莫辨。

对于备受争议的《非诚勿扰》,项斯微的立场恐怕能代表很多年轻女性的态度,有力挺,但也有迷惑:“电视提供相亲的舞台当然不能避免找托的嫌疑,剩女文化值得大作特作,是社会趋势。不过我有个朋友比我愤怒多了,他不在乎黑幕说,觉得这个节目的看点其实是真人秀,不是相亲。但是马诺离开的那集他彻底怒了,我很无语……其实我觉得马诺挺可爱的,应当允许他人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哪怕她是为了走红,这也是选择)。不过,后期到了闫凤娇的艳照门事件,就让我反感了。”

真实与虚构

时代真的变了,1980年代,格非、马原、孙甘露成为争议的焦点,但格非们的立场是完全先锋知识分子的立场,他们的反抗姿态是通过晦涩的欧化语言和叙事的虚无迷宫体现的。然而,现在85后、90后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复杂,他们敢想敢做,板砖与子弹群飞,初夜共艳照一色,共同构造起一个虚虚实实变幻莫测的剩女相亲世界。

不论是第一代还是第二代剩女,只要她们走出了电视征婚这一步,注定成为电视消费品,作秀的嫌疑当然是摆脱不了的。很多人质疑《非诚勿扰》舞台上那么多漂亮女嘉宾,二十二三岁,年纪轻轻,打扮入时,追求她们的男士恐怕都能编成加强连了,她们还需要征婚?!

在东方卫视《幸福魔方》研讨会上,上海大学顾骏教授为《非诚勿扰》节目大声辩护:“现在我最看好的节目就是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我看好它什么地方?就是它不单纯地强调一般的真实,而是从中可以体现逻辑的真实。你会在这个节目看到他们选上的各种各样的人物,我关注他们选人的时候,非常注意把各种类型的人选上来,正是这种选择的多样化让你感觉到真实。”

顾骏认为即使是标榜真实的纪实类节目,它们的真实性同样值得怀疑。人们在镜头前和在真实生活中说话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不能因为《非诚勿扰》可能加大了策划的内容而否认其“逻辑上真实”。有时候,这种真实比复原现实更有代表性。

虽然模仿的是Fremantle公司的模板,但是《非诚勿扰》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从而能从激烈竞争的中国卫视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截至5月16日27期,《非诚勿扰》以4.23%的收视率刷新省级卫视收视的最高纪录,也是5年来中国省级卫视电视节目收视率的峰值,仅次于中央一套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

人家凭什么?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有孟非睿智巧妙的串联、乐嘉的煽风点火岿然不动、VCR中损友的点评爆料……各种因素串合使得《非诚勿扰》甚至火到了美国。虽然顾骏说他欣赏《非诚勿扰》“不是欣赏那几个小妞,而是欣赏选来的那些男人,那些男人让我们感受到生活的真实。几个小妞,无所谓。”但是我们注意到,即使在女嘉宾中,她们的多元性也是如此明显。既有貌美如花如韦敏、沈薇、薛璐者,也有心宽体胖的王璞、柳文静,母女档,混血女萨莎、吴美廷、乃至玉女变“欲女”的闫凤娇,cosplay,厨娘装,很萌,很童话的,很犀利的,不断地制造消费剩女的话题。后闫凤娇时期,最红的大概是1号中性女谢佳,先以中性理性形象博得大众好感,继而网上爆出她是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在江苏卫视学习娱乐节目策划,可能是婚托,第三季是同性恋的怀疑,第四季是妩媚S照,正如孟非在某一期节目中所标榜的:“我们的女嘉宾是连续剧,男嘉宾是系列剧。”

《非诚勿扰》简直就是以剩女作为诱饵,作为节目收视率的催情剂。而女嘉宾的心思则很明显: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豁出去了也要做剩女。

跟风成堆,优劣互现

想红,靠相亲。

长期关注中国娱乐现状的专栏作家指尖沙对本刊记者说:“我觉得现在的85后女孩比姐姐一辈更有‘剩女危机感’,许多女孩25岁还没结婚就开始焦虑,她们这一代更羡慕早婚而不是做独立女人。但我并不觉得《非诚勿扰》走红的那些女嘉宾有‘剩女危机感’,她们是准艺人,上节目是奔着‘事业’而不是‘家庭’。闫凤娇们只是没有富家女背景的帕里斯·希尔顿。”

以前相亲节目最大亮点就是牵手速配,干柴烈火一点即燃。《非诚勿扰》不同,它是拒绝、灭灯,剩女由此炼成!她们之所以现在还处于空窗期,除了婚托作秀的因素之外,绝对是眼界太高,以前说“浓缩的是精华”,现在我们得说“剩下的才是精华”。所以,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男嘉宾必须强大到具有过关斩将的能力,身材高、收入高、体格健壮如甄子丹,面貌清秀如吴尊,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从选择和拒绝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上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年轻人婚恋观的变迁。网上网下就双方雷人语录的激烈辩论中折射的,是几代人对爱情、婚姻、家庭生活价值观的思考,在娱乐的表象之下,这档节目,不可谓不深刻地反映了现实。

《非诚勿扰》一火,各大卫视纷纷推出电视相亲节目。浙江卫视的《为爱向前冲》、安徽卫视《缘来是你》、山东卫视《爱情来敲门》、东方卫视即将推出的《百里挑一》,匆匆上马、优劣互现,可是对《非诚勿扰》似乎尚未构成威胁。原本唯一能与《非诚勿扰》抗衡的湖南卫视《我们约会吧》则以正统自居,不肯放下架子,终于在闫凤娇事件后彻底败下阵来。网友“lvanshihang”对《非诚勿扰》和《我们约会吧》的点评可谓一针见血:“看完了每一期《非诚勿扰》,有时间又去看《我们约会吧》,结果是一集没看完就关了。个人觉得从舌战精彩程度、场面设置、主持人风格等各方面,《非诚勿扰》更胜《我们约会吧》一筹。《我们约会吧》男嘉宾多于女嘉宾,每位女嘉宾出场后,一圈男嘉宾对女嘉宾横挑鼻子竖挑眼:每个男嘉宾据一小吧台细察女嘉宾,出于怜香惜玉不好对女嘉宾说出格的话,有的端着捏着不大气,仿佛在看正大综艺。女嘉宾舌战四方,难免底气不足而怯场,论战分心,何谈选择如意郎君?孟非乐嘉一热一冷、一近一远、一唱一和,左右支着,全场串联,加之剪接精当,使得整个节目珠玑遍布,可圈可点,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只觉得过得太快。说到剪接,看了楼主提供的一段观众现场录制的马诺受气退场的视频,比起剪接后的节目,没了那种令人窒息的紧张。还有现场配音,每段音乐都非常好。音乐渲染场面,剪接突显情节,种种不确定,种种期待使《非诚勿扰》的舞台更见精彩。”

曾经的种种选秀节目因为审美疲劳而后继乏力,相亲节目就乘势出击,在短短三个月内不仅登上中国电视节目收视率冠军的宝座,而且竟高出第二名180%,并将常胜将军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拉下神坛。所以,剩男剩女们,去参加相亲节目吧,为的不是赶紧把自己嫁出去,而是继续把自己“剩”下来,让观众来消费剩女。待字闺中又如何?正如柯艾公司一姐落落正在《最小说》上连载的长篇题目所挑明的:“剩者为王”。

爆红背后是争议,方方面面的指责也不少。指尖沙则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剩女问题越来越严重,这个话题并不新鲜但会持久。炒作话题提高收视率很正常,但只能说现在的手段太低级。什么时候大家对拙劣恶炒一笑了之而不是大惊小怪争睹围观,观众就成长了,节目的策划水平也就提高了。”

剩女不是危机

剩女不是危机。有的剩女期待明天就遇到合适的老公,有的剩女在自己欢快的自由生活中“乐不思蜀”。焦虑的家长数量远远超过女儿。

记者/王 倩

剩女只是那么一小群人。剩女不是危机。有的剩女期待明天就遇到合适的老公,有的剩女在自己欢快的自由生活中“乐不思蜀”。她们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多元社会里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不是所有人都带着平视的眼光。4月描写34岁大龄女青年姜大雁找对象的家庭剧《大女当嫁》在CCTV8播出时,导演孙皓说片方特地把片名从流行词汇“剩女”改成了“大女”。30岁的主演小宋佳也说,她特别不喜欢“剩女”这个词,觉得是一种人身攻击,会让这些女生们产生一种负面的心理效应。不知道是否因为他们理解的“剩女”格局太小,所以与“剩女”这个被广发关注的社会现象相比,这部电视剧并没引起同等数量级的关注。

全世界都有剩女

我一个人回家、吃饭、看电视、收拾房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人觉得我很孤独,我却认为安静地生活很好。这是一个女性网友说的话。

中文里何时出现“剩女”一词已经无法考证,但是教育部在2007年8月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里就有“剩女”一词。通常人们是在说大龄未婚还没找到对象的女性,像“三高”和“白骨精”这样的词汇往往会和剩女拥有很多交集。最早“剩女”出现时,很多女性也会在网上发帖抗议“剩”字,他们觉得这带有剩下的残羹冷炙,货架上卖不掉的商品等贬义。但也有人欣然接受,他们从最初就没觉得“剩女”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剩女的生活精彩纷呈没什么可自卑的。

《欲望都市》风靡全球,美国的剩女群体“3S LADY”——single(单身)、seventies(出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和stuck(意为“被卡住了”,即嫁不出去了)——也传之世界。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约40%的美国成年人呈单身状态。还有一个未知来源的数据是,在美国45岁以上的女性中,有近一半即2500万女性是过着单身的生活。2010年3月美国密苏里大学研究人员发表了对32位超过30岁的未婚女性进行的访谈研究,调查家庭社会对她们的看法和影响。研究者拉里·加农说,“我们研究发现,社会环境不断给未婚女性施压,要求她们遵循传统生活方式。”

在日本,2005年三浦展提出“下流社会”观点(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缺少生活的意欲,而非吃了上顿顾不了下顿的下层阶级),他在这个观点背后提出过很多假设并通过调研来一一验证。其中的假设之一就是,假如不结婚的话就将沦为下流阶层。后来日本出炉的12项“下流指数”中就有一个是未婚(男性33岁以上,女性30岁以上)。而2009台湾偶像剧《败犬女王》引用了这个概念,这部电视剧对于内地剩女们的抚慰和指导意义,远远超过了《大女当嫁》这样明显以中年女性为首要考虑观众群的伪偶像剧。

不管中国、美国、日本,还是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有些大众观点是一致的:25岁以下女性一个人过很正常,35岁以上单身女性早已习惯独身生活且不会抱怨太多,而25岁至35岁是烦恼最大的时候。烦恼来自三方面:意识到自己在变老、适婚男子不断减少、怀孕危险性增加;父母和亲朋好友或善意或恶意的询问相当于不时地提醒她们,单身是有别于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别人的品头论足让他们感到不安。

全家都有“恐剩症”

有时候很难分辨出,个人的某种感觉是别人给予的还是自己生成的。众所周知,《欲望都市》着力刻画各种游戏情场的女性主义者,但拉里·加农同时意识到该剧安排主角以嫁人收场。这种观点的一个前提是,他们认为剩女是刻意维持单身状态,或者说为了剩而剩着。但在单身的生活中,遇到一个相爱的男人,然后告别单身,这不是很正常的人生嘛。

其实,剩女里患有“恐剩症”(3S lady-phobia)的人还真不少,他们等待的就是像《欲望都市》里的女人们一样拥有一个相爱的男人。焦虑的家长数量远远超过女儿,在韩剧《不能结婚的男人》里,一个事业有成的40岁单身女医生在爸爸的眼中是只有52分的不及格女人,担心她的魅力随着年龄而消逝。但还有很多家长无法承受同龄人群对于女婿和孙辈的“炫耀”,转而用各种方式把压力传递给了女儿。与二三线城市相比,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剩女过得更自在一些。一,没有太多的指指点点,在这儿不结婚没啥大不了的。二,尤其是外来的剩女们,因为父母们离得远,管不了太多。

2004年上海出现最早的大型相亲会时,媒体上热衷讨论男女3:7甚至2:8的比例,但到了相亲会场,你就会发现女儿们大多无聊地坐着站着,仿佛事不关己,而爸爸妈妈却热络地拉着数量不多的男生,甚至拉着记者帮忙介绍好男生。据说上海的人民公园已经出现了90后孩子的家长,而最“年长”的90后女性今年只不过20岁呀。

值得注意的是,在患有严重“恐剩症”的强迫性家长们身边,女儿们的不安甚至到了无法认同自己的地步,尤其是面对父母们无意识的人格上的辱骂。我已经多次在女性论坛上看见类似的疑问,我没结婚就是失败和变态吗?可怜的女孩,从小生活在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和指点下,偶尔有了自我,却遭遇了如此的挫败感,以至于只能寻找陌生人的支持。有花才有果,家长们不能在女儿读大学时禁止她谈恋爱,刚毕业就要求她嫁人,她根本还没学会怎么和男性自在地交往呢。更何况,这还需要家长们意识到,交往不等于民政所的盖章。与其责骂女儿,不如尽早“断奶”,让她搬出家去独立生活,拥有对自己生活全权的决定权。

家长们的恐慌也是正常,因为数据在提醒和告诫生了“招商银行”的他们,“建设银行”不多了。一份《2008年中国网民婚恋调查报告》指出,超过结婚年龄的“剩女”总是多过超龄的“剩男”。这份调查显示,中国网民心中男性最理想的结婚年龄是30岁以后,而女性的结婚机会从25岁逐年递减。超过90%的女性认为30岁左右的男子是她们最理想的结婚对象,但即使男人到了40岁,还有15%的女性愿意选择。但年龄对女性是残酷的,65%的男性认为最理想的结婚对象是25-28岁的女性,25%的男性愿意娶30岁的女性,仅有20%的男性愿意娶35岁的女性。

任何一种生活,都是有正反两面的,重要的是别无谓放大其中的任何一面。由你的内心来告诉你,你到底想要怎样的生活。别不舍得放弃,也别只考虑自己。正如《败犬女王》里,面对25岁恋人卢卡斯的求婚,33岁的“败犬”单无双最终没有选择结婚,“现在的我,已经不怕孤单,拥有幸福。我找到了深爱的力量,我想就这样谈着恋爱也可以,败犬或者胜犬都无所谓,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最终的是你自己觉得快不快乐呢,因为幸福的标准由你自己决定。”

  评论这张
 
阅读(10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